文学楼 历史军事 重生之侯府良女 73一碗鸡蛋

73一碗鸡蛋

小说:重生之侯府良女| 作者:福多多| 类别:历史军事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

【文学楼】欢迎您 牢记域名:www.77dus.com,方便下次阅读小说《重生之侯府良女》最新章节...
    一秒记住【文学楼】,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杜夏早上素来醒的早,习惯起来习武,他已经用井水洗漱过了,本是想再喝点水的,但是看守井水的人却告诉他。若是想喝水就一定要去厨房喝烧过的热水,这是府里的规矩,如果谁破坏了这个规矩,是要被请出府去的。所以他只能按照那人所指示的方向找了过来。

    他见厨房亮着灯,就走了进来,却没想到窝在灶台后面坐着的人居然是他四年都念念不忘的顾雨绮。

    看着一张灿若朝霞的面容陡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倒让杜夏完全不知所措了起来,他傻呆呆的站住,有点恍惚的看着那姿容娇美的少女越过锅台一步步的朝他走来。

    就好象当初,在人牙子市场,杜夏第一次见她的时候一样,那时候她就好象一片粉色的云彩,带着七色的宝光朝他飘过来,而现在的顾雨绮则更像是跌落凡尘的仙女。那么美,却又叫人倍感亲切。

    "你渴了是吗?"顾雨绮走到杜夏的面前,笑着牵起了他的衣袖,"会不会烧火?"

    她的动作是那么的熟捻,神态是如此的轻松,他们就好象是一对相识多年的好友一样,而不是分离了四年未见。

    杜夏很想拉住顾雨绮,告诉她,四年了。他一直想着她,他也按照她说的那样,好好的活了下来,她送他的东西他一直当宝贝一样用绳子挂在自己的胸口,那个小兔子一直贴在他的心脏处仔细的被他保管着,他几乎不会拿下来。

    可是这些话,在顾雨绮的灿烂一笑之中,都变得不那么重要了,重要的就是她记得他。

    看着她眼中丝毫不做作的笑意,杜夏的唇角也淡淡的牵出了一个笑意。四年的训练,他几乎都不记得笑容是什么样子的,而现在她让他再度记起。

    他也不想再去问她。你这些年过的好不好,这些年有没有想起过我,为什么会被逐出侯府,为什么会留在这里,诸如此类,在这一刻已经变得毫无意义可言。

    她在,她记得,这就足够了。

    "会。"杜夏点了点头,依稀之间还记得小时候烧火的步骤,只是多年不动锅台了,怕是做不好。

    "那太好了!"顾雨绮松了一口气,"我的妈啊,我可是被这个锅灶给整的没脾气了。你来搞定它。我烧水和做点好吃的给你吃。"顾雨绮笑着将杜夏拉到炉灶后面然后抬手按着他的肩膀,让他坐下。

    哇,几年不见而已,他已经长的比自己高出一个头来还多。顾雨绮自问自己已经不算矮了,但是在杜夏的面前还是挺有压力的。男孩子都吃的是什么?为何窜起个子来这么快。

    杜夏今年应该是十五岁吧,顾雨绮记得上一世他就是比她大一岁,十五岁的少年,风骨初成,除了那张脸依然是清修出众之外,身量已经猛增了,肩膀的骨架也拉开,常年习武,他的肩背要比寻常的少年宽阔一些,深蓝色的侍卫服穿在他的身上显得十分的英武。侍卫服是高领,纽扣一丝不苟的系住,带着一种禁欲的美感。

    果然不愧是日后大齐国最俊美的侯爷。是大齐全体女性心目之中最佳相公的第一候选人。

    顾雨绮望着话不多,但是开始忙碌的杜夏,忽然有一种我家有子初长成的沧桑感,吓的她一摸自己的脸颊,难道她老了吗?

    杜夏果然是会烧火的,虽然比较生疏,但是三下五除二就将炉火弄旺了起来,看着锅灶里面升起的明亮火光,杜夏微微的松了口气,抬起晶亮的眸子看向了顾雨绮,似乎在等她下一步的指示。

    "火真的烧起来了。"顾雨绮这才回归神来,又惊又喜的看向了杜夏。

    炉灶里面的火光将他的面颊映的微微的发红,让眼前的少年的容颜更加的妍丽,浮动着一种暖暖的感觉。

    "等等。我烧水。"顾雨绮豪气的一把拽起了一口硕大的铁锅,咣的一下扔到了锅洞上,然后抓起水舀子就从缸里舀水倒进了锅里,动作一气呵成,将杜夏看了一个目瞪口呆。

    这。。。。。她不是出身侯府吗?为何做起这些事情好像要比王府的丫鬟们还要手脚利落。

    顾雨绮丝毫没有感觉到自己女汉子的行径吓到了杜夏,等水进了锅之后,她跳到杜夏的身边,挨着他坐了下来。

    "我送你的兔子呢?"她坐在杜夏的身边,双手抱膝,歪着头看向了杜夏,双眸之中流动的光彩宛若星河一般璀璨夺目。

    杜夏没有吱声,只是不自在的别过头去。

    她靠的这么近,杜夏感觉到自己的心忽然跳的加快了好几拍,脸上也瞬间变得火辣辣的。

    "你不会是丢了吧。"顾雨绮见杜夏不吱声,笑容一窒,随后说道,"没事没事,不过是一个小兔子,丢了就丢了。"她安慰道。

    杜夏默默的扬起脖子,修长的手指叩上了自己衣领,解开了最上面第一颗纽扣,然后探进去一拽,将小兔子拽了出来,再默默的将小兔子摘下,递给了我顾雨绮。

    "你没丢啊。"顾雨绮接过小兔子,傻乎乎的直乐,杜夏的沉默和云恪的沉默完全属于两个概念,他的沉默会叫人感觉到他十分的羞涩和可爱,但是云恪。。。算了,这种时候想什么云恪啊。

    多年前沉积在顾雨绮心底的念头现在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她一手拿着小兔子玉坠,一手摸索着自己的下巴,要不要把眼前的这个人培养成自己未来的夫君呢?

    杜夏已经完全不敢朝顾雨绮看了,鼻端她身上淡淡的馨香似有若无的环绕,宛若春风度过他的心底,吹起了一层层的涟漪。他怕自己一转头,就会陷落在她那双美丽的眼睛之中不可自拔。可是他又很想偷偷的多看她几眼。这种纠结的心态让他不由的微微的咬住了自己的唇。

    暗卫的训练里面有一项是抵抗美色的诱惑的。

    杜夏对于这门训练素来都是完成的很好,不过现在他却有了一种如坐针毡的感觉,明明身边的少女什么都没对他做,只是托腮看着他笑,他就感觉到自己的汗毛都快要竖起来,浑身每一块肌肉都叫嚣着想要再靠她近一点。。。。。。

    "对了,这小兔子当初可是一对呢。"顾雨绮见他始终不朝她看,于是故意拿话来激他。"可惜,我哪一只在出侯府的时候忘记带了。"

    说完她便看着他,果然杜夏的面色略白了一下,腰背也僵硬了一下。

    "你失望了?"顾雨绮拿胳膊肘的拱了他一下,随后呵呵的笑了起来,"骗你的。"她解下了腰间悬挂的荷包,在里面摸出了一只和他那个一模一样的小兔子玉坠出来,摆在了一起。"你看看。"

    杜夏朝顾雨绮的手掌看去,在她纤长细腻的手中央,并排放着两只一模一样的玉兔子,玉色盈润温暖,不过不及她的肌肤万分之一。

    杜夏只看了一眼,顾雨绮的存在对他来说真的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不过他的心底却是十分的开心,前所未有的开心。

    他不恼她骗了他,他只觉得只要她开心,就比什么都好。当然若是那小兔子真的丢了,他也会十分的失落。

    "好了。你的你收好。"顾雨绮将小兔子还给了杜夏,杜夏忙将那小兔子继续挂好,然后扣死了自己的纽扣。

    "我去看看水。"顾雨绮起身,水已经汩汩的冒着气泡和白色的蒸汽。

    少女的容颜在白色的蒸汽之中显得益发的朦胧雅致,杜夏等顾雨绮离开才敢多看她几眼。

    "水先给你盛好了,凉一下。"顾雨绮对杜夏说道,"我打几个鸡蛋吃,快饿死了。"就着剩下的热水,顾雨绮变魔术一样翻出了几个鸡蛋,然后将蛋壳碰碎,将蛋打到水里,她又拿了点白糖撒了进去。

    "哎呀,你喜欢吃甜的吗?"撒完了糖她才想起来要问问杜夏。

    "恩。"杜夏点了点头,他没想到还能吃到顾雨绮做的东西,只要是她做的,哪怕是辣的,他都吃,他朝锅灶里加了一把柴,让火烧的更旺,心底抑制不住的喜悦,感觉心都快要飞起来一样。

    "那就好。我还以为男人都不喜欢吃甜的。"云恪就不喜欢吃甜的,顾雨绮继续唠叨,完全没看杜夏的反应,"对了你喜欢吃甜的就好,一会等黛眉起来我找她来烧火,做个蛋糕给你吃,你可是不知道,我做的蛋糕可好吃了。保管你喜欢。"顾雨绮穿越一次,重生一次,难得的觉得对着杜夏不需要再戴假面具,所以话就自然的多了起来。

    之前在侯府,她要摆出一副大家闺秀的模样,一是安慰自己的母亲,二是要给顾怀中和柳月看。出了门,她更是要时刻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在云恪的面前就更不要提了,说一句话都要十分的小心,唯独在杜夏的面前,她可以丝毫不用顾忌什么。

    顾雨绮忙碌的身影和唠唠叨叨的话语全数被杜夏仔细的纳入眼底和收在心底,他感觉到此时的他是如此的平静,他们真的好想相识了多年的同伴一样,这种熟捻的感觉叫杜夏感动的想要掉泪,虽然他很久都不知道感动和泪水是怎么一回事了。

    没有多久,两碗热气腾腾的水煮蛋就被顾雨绮捞了出来,分别盛在两只碗里。

    "来。"顾雨绮端着碗,招呼着杜夏。

    杜夏接过碗的时候,鼻子头微微发酸。

    打从他能记事开始,就没有人对他这么好过,他不是没有吃过好的,见过好的,但是什么都不比这一碗热气腾腾的水煮蛋。半透明的糖水之中两只雪白的鸡蛋半浮着,散发着一股浓浓的蛋香。

    轻轻的咬上一口,鸡蛋煮的火候刚好,不老也不嫩,滑溜溜的蛋清,橙黄的蛋黄,还有淡淡的甜味,都一丝丝的扣入了杜夏的心底,叫他不忍心这么快就将这碗鸡蛋吃完。

    他吃的很小心和斯文,倒是顾雨绮饿的要死,三下五除二将碗里的东西全部忽进了肚子里。

    "对了。我要赶紧回去睡一会。"顾雨绮吃完之后站了起来对杜夏说道,"不然你们那个蛇精病王爷使唤起人来,我会没精力对付他的。"

    杜夏的心微微一沉,她就这样走了吗?不过他还是抬眸,乖巧的点了点头,虽然不明白蛇精病是个什么东西,但是直觉上是在数落他们王爷的话。

    "放心,我会记得做蛋糕给你吃的。"顾雨绮走到了门口回眸朝杜夏一笑,这才快步离开。

    天快要亮了,要是被其他人看到她和杜夏单独在厨房怎么都是不好的,主要是怕有人传到云恪的耳朵里去。所以顾雨绮还是选择了赶紧离开比较秒。

    杜夏张了张嘴,告别的话还没说出口,顾雨绮已经跑的没了踪迹,他呆了一呆,怅然若失的看着桌子上那只空碗,长长的叹息了一声。

    他起身将碗筷全部收拾好,然后又将锅灶里面的火熄灭,吹掉了桌子上的油灯,最后看了一眼厨房,察觉不出任何的异常,他这才转身走开。

    天际已经翻出了浅浅的黑灰色,比起夜里浓重的黑,这是有了一丝的光亮,雨似乎比前几天小了一些,不过还在下个不停。杜夏已经没了练武的心思,径直的走回休息的地方,合衣躺倒在床上,其他的侍卫还在酣睡之中,呼噜声此起彼伏,杜夏宛若充耳不闻,但是他的心却再也静不下来了。

    顾雨绮这一觉睡了一个昏天黑地,一直睡到了傍晚时分才迷迷糊糊的爬了起来,揉着眼睛问在一边做针线活的胭脂,"什么时候了?"

    "小姐。"见顾雨绮醒了,胭脂高兴的过来替她打开了垂下的轻纱,又捧来了干净的衣服和洗漱用的清水,"都已经是傍晚了。"

    睡了一天?顾雨绮也吓了一跳,忙下了床,"那个安王没有找我?"她一边穿衣一边问胭脂。

    "找了,但是夫人过去给您求情,说小姐您太累,需要休息,安王殿下就吩咐,若是小小姐醒来,就赶紧过去伺候着。"胭脂帮着顾雨绮整理的衣裙,说道。

    "哦。那不着急。"顾雨绮点了点头。"润盈呢?叫她进来。"

    "是。"胭脂转身出去,不一会就带着润盈走了进来。

    "我去门口看着啊。"胭脂知道顾雨绮要和润盈说话,很识趣的退了出去。最近顾雨绮和润盈的话总是很神秘,胭脂这种大心的自然不会去多嘴问她们到底说的是什么。在她的心里,顾雨绮好就行了。

    润盈知道顾雨绮找她是为了什么,正好刚刚接到了京城飞鸽传书。这大雨下的,鸽子就快找不到方向了,愣是比预计的时间长了一天,害的润盈还以为自家的信鸽被人打下来烤了吃了呢。

    "京城已经开始粮价飞涨了。"润盈伺候着顾雨绮洗漱梳妆,说道,"咱们的铺子按照小姐的吩咐,暂时没有放粮食出去。前几天,咱们铺子还收了不少其他铺子的粮食回来,只怕现在那些前几天卖粮给咱们的铺子是悔的肠子都青了。"

    "恩。你叮嘱他们务必要注意安全。"顾雨绮点了点头,"再过四天,咱们就开始卖粮,不需要卖的顶贵,记得按照我的话,只卖现在的四倍价格就好了。"再过几天,瘟疫一开始,城门关闭,粮食会涨到现在的十倍价格。

    "是。"润盈的眸子益发的亮,"那小小姐,咱们光卖粮不就发了!"

    "是啊。"顾雨绮看了看镜子之中的自己,润盈的手很巧,那发辫在她的手里异常的贴伏。"不过咱们现在需要博一个好名声,没必要和别人一起卖那么贵。但是为了不在同行之中造成不必要的嫉妒,咱们铺子里面精米按照一定的限额发售,其他的玉米面和荞麦面不限数额就是了。"他叼肝弟。

    精米只有有钱人吃的起,反正勋贵们不会在乎那点差价,去别的铺子买也是。顾雨绮囤的精米并不算多,这样按照限额发售,基本正好能在瘟疫结束之前卖的七不离八。她大量买入的是玉米面和高粱米这样的廉价粮食,米价飞涨,寻常百姓自然吃的都是这种东西,就是京城里面的贵族也会大量的买这种东西回去给他们家里的仆从使用。

    "恩,一切都听小姐的。"润盈早就对顾雨绮服的五体投地了,顾雨绮在她的眼里就是一棵会走路的摇钱树。"你记得等治疗瘟疫的方子传出来之后,就按照我说的那般,将草药熬成药汁,用竹筒装好去卖。"

    "是。"润盈点头。

    草药价格会高的离谱,顾雨绮将草药熬好,分装成竹筒,这样就可以有效的降低成本,况且她也早请了两个药师在店里,还叮嘱下去一定要保证药效,一份草药熬出来的药汁可以供几个人使用,均摊下来,成本就降低了,赚的会更多,况且她的药汁要比其他店的草药卖的相对便宜,到时候傻子才不去买顾雨绮的药。

    顾雨绮那家药材铺子,只怕会一炮走红,将来生意挡都挡不住。

    别说是顾雨绮了,就连润盈都觉得可爱的银子身上长了小翅膀在朝她扑扑的飞过来。

    顾雨绮这些钱是有用的,她的心底有很大的规划,到处都要用钱,有了这第一桶金,她就要掘第二桶和第三捅金,她已经在云恪的面前夸下海口了,将来保他不愁钱财。

    说话是很容易,上下嘴唇一碰就好了,但是到时候可是要拿出真金白银的。

    顾雨绮上一世见过云恪有多为钱粮头疼了,知道那将是一个巨大的缺口,所以她必须在这一段时间之内聚集起一大笔数目惊人的财富才可以达到云恪的需求。

    目标很宏大,道路很曲折,顾雨绮很苦逼!

    不过一想到自己的自由和母亲护国夫人的封号,顾雨绮又觉得自己满血满buff原地复活了。

    她在顾怀中的面前发下宏远,要让自己的母亲比之前风光百倍的回到京城,分分钟啪啪啪打他的老脸,这可不是白说的!不管怎么样,她都需要做到。

    还有那个柳月,她以为自己走了,她就能安心的当上定远侯夫人了吗?她想的美,前世害了她母亲,这一世要不是她护的狠,柳月也下手了,两世加起来,她都死性不改,顾雨绮又怎么会让她安安稳稳的坐在定远侯夫人的宝座上。

    现在不折腾她不代表她就会放过柳月,只有让柳月先得到,然后再将荣耀从她的身上拿走,那样才会叫她感觉到彻骨的痛。

    只是这样做,未免会伤了顾思阳和顾思雨的心,顾雨绮微微的叹了一声。

    "对了,那个柳月的表哥,你们还没查到底细吗?"想到柳月,顾雨绮就想起了那个身份神秘的表哥,不由多问了一嘴。

    "没有。"润盈闻言摇了摇头,"按照小姐的吩咐,已经派人去边境问过了,却是一直没问出来。"

    四年了,居然都差不出他的身份背景,看来这个人十分的不简单啊。越是这样,顾雨绮就越觉得那个叫孙鹏的表哥值得怀疑,一个人不可能平白的出现,丝毫没有来历。

    "他真的是柳月的表哥?"顾雨绮皱眉问道。

    "咱们派人查到他是和柳姨娘在边境相认的。"润盈说道,"但是柳姨娘的来历也十分的蹊跷。"

    "哦。"顾雨绮点了点头,来的蹊跷就好,就怕她来的不蹊跷。"对了。让边境上的人继续查,不管花多少时间,一定要查出眉目来。"

    "是小姐。"润盈点头。

    那孙鹏悄悄递给柳姨娘的药被顾雨绮截住了一次,她找人看过去,是安神助睡眠的药,没查出有什么特别的,但是顾雨绮还是觉得很奇怪。

    柳月一直没有失眠的毛病,为何要用安神助眠的药,倒是自己的母亲因为在侯府思虑比较重,经常会休息不好。

    柳月送过两次汤药过来,顾雨绮也检查过,就是孙鹏送来的药,但是顾雨绮却是查不出有什么特别的问题,不过为了安全起见,顾雨绮还是让春杏将汤药全部都喂了狗,顾雨绮还观察了那狗,除了睡觉就是睡觉,不过狗那东西不会说话,哪里出了问题,它也不能交流。所以顾雨绮还是送了一些东西去柳月那边,作为对她送药的回报,同时也旁敲侧击了一下,柳月果然没再敢送药过来,若是她心里鬼的话,按照她那脾气早就闹到顾怀中那边去了,她偃旗息鼓了,反而叫顾雨绮益发的怀疑其中有猫腻。

    顾雨绮将草药留了一份让春杏带着,没准以后就能查出来了。

    ps:

    写朦胧初恋神马的最费劲了。。。。加油啊亲们,400钻石加更。快到了。按照国际惯例,求收藏,求钻石,求各种。么么哒。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添加书签] [章节错误/更新慢]